一名顶级的黑客能到什么程度(女主是顶级黑客的文)

黑客信息网

  是不是《燕归来熙》?复贴来的文案:燕归来是中华黑客会的站是网络世界里当之无愧的「神」。他无所畏惧,他无所牵挂,他无悲无喜,他更无情。或者说,他的情早已给了数据的世界,给了他的网站他的家国他要守护的一切。他教书,他收徒,他护短,他语重心长地缚诳陔学生“现实比网络美好”。而他自己,却从不曾在现实中投入感情,他是那么孤独的一个人。在国外间谍们时刻窥伺的网络世界里,生命对于他的意义,只有重任与守护。一个没有爱情,只有信仰的男人。直到有一天,他的徒弟关小熙站在他面前,她认真地对他说:师父,我喜欢你。

  顺道给你资源~~~

  好像挺好看的 亲找到了可以知会我一声么

  强力推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作者:战七少

  男主角是少将家里特别有势力,女主角是黑客女王,重生在了弯男高中生身上,男女主角还是电竞大神

  在此强烈推荐的是战七少的作品《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和《同居大神暗恋我》推荐指数简直爆表

  重生之黑而不死神

  力荐,黑客技术很强,男主黑客技术厉害。超喜萌的男主。

  重生之叱咤风云临窗纱

  女主擅长很多方面,其中就有黑客技术。

  虽然只是文章的中后部分在讲女主黑客比赛什么的,但真心写得精彩。

  铁血女兵

  其中楚子捷就是黑客,是世界顶级黑客,id幽影,力荐

  重生黑客女王

  作者:叶琉夜

  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进度:已完成

  字数:180640 字

  收藏:274

  更新:2016-09-24 22:15:52

  简介:叶卿,曾是叱咤风云的黑客大神,代号rule(规则),为了找一个失踪的伙伴入侵美帝联邦调查局系统,当她停止呼吸,再一次睁开眼时,她成了另一个人。叶卿,普通高中生一个,欺软怕硬,母亲是一服装公司董事长,父亲不祥。当知名黑客与无能少女交接时,一切皆有可能,键盘敲动间,系统防御灰飞烟灭,卫星控制权轻巧收入手中。一次重生,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异能,她的头脑拥有超越计算机的精确计算,她的意识与虚拟网络连接

  重生黑客特种兵

  本书已经完结,正在收藏的亲们可以杀咯~

  商战,谍战,战战惊心;

  一步,两步,步步为营;

  重生后的叶筱舒意外的获得黑客技能,

  看她如何拨开前世迷雾,找回沦丧的亲情、爱情和友情;

  在现实与网络中走到人生的巅峰!

  “其实,我是一名和平爱好者。”叶筱舒如此说道。

  然后,全世界人民都哭了……

  低调是一种腔调

  字数:180196 字

  收藏:687

  更新:2010-07-22 12:04:00

  简介:董芩芩同学认为:低调是生存的王道!

  董芩芩的师兄则认为:隐藏在黑暗中默默地守护着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这是一种非常崇高的情怀,也是将低调升华的一种腔调。

  而董芩芩的那位认为:大隐隐于世,低调到一定境界也是一种高调,反之,亦然。

  都市黑客言情文,敬请期待!

  重生之黑暗女爵。女主重生前是个顶级黑客,被同伴陷害,后重生为华国世家的小孙女。文笔很好,描写女主的性格也很好,技术更是不用说,亲情也写得很细腻,难得一见的好文。

  《夫人你马甲掉了》这个小说很好看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你所拥有的设备都能被黑

  比较早的一个视频了吧~

  撇开人的因素(社会工程)不谈,从纯技术的角度。几乎任何可编程的,可与外界通信的设备理论上都能被黑。其实根多的时候,技术的瓶颈是想象力的局限。就像上面那个视频里里提到,他们通过入侵到计算机旁的一部iPhone4手机,利用手机内置陀螺仪捕捉用户敲击键盘的震动,猜测用户敲了那些键,简直吊炸天了......

  我记得很早看过一部科幻电影里面也将到过,一个人工智能通过捕捉桌子上一杯水水纹的震动,偷听到一间完全隔音的房间里人的对话。

  所以啦~关键还是想象力!

  您好!我是一名黑客技术研习者。关于此题,有如下资料可供参考:

  2015年3月19日,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Pwn2Own 2015世界黑客大赛上,来自中国的安全研究团队360Vulcan Team仅用时17秒就率先攻破微软Win8.1系统和最新的IE11浏览器。这是亚洲团队首次在世界大赛上攻破IE,让世界领略到了中国的力量。

  首次参赛仅用17秒夺得世界冠军

  亚洲团队360Vulcan Team首次参赛,就选择了最难的IE作为目标,并成功利用多个0day漏洞攻破拥有增强沙箱保护、全64位进程、微软EMET漏洞防御、Win8.1安全机制等最高级别防护的IE11,攻破速度创Pwn2Own历史纪录。

  来自中国的另一个团队KeenTeam也参加了此次比赛,他们成功攻破了Adobe Flash和Adobe Reader插件,攻破这两个插件的难度要比直接攻击IE低一些。此前乔布斯曾公开炮轰Adobe技术陈旧、安全性差,苹果不希望降低iPhone、iPod和iPad的可靠性与安全性,拒绝使用Flash。在苹果浏览器中,也没有使用Flash插件。

  正是因为攻击IE浏览器插件Adobe Flash和Adobe Reader比直接攻击IE难度低,前Vupen团队成员尼古拉斯此次也放弃了攻击IE,而选择攻破Adobe Flash和Adobe Reader来刷奖金。

  赛后,360Vulcan Team负责人MJ0011表示:“IE浏览器是中国流行的应用软件,本届比赛IE又极具挑战性。希望通过比赛证明,攻防无止境,只有不断创新和进步才是最好的安全解决方案。”

  难度空前国际顶级团队VUPEN退赛

  值得一提的是,Pwn2Own赛事的常胜将军—顶级黑客团队VUPEN在比赛前宣布退出。因为与往届相比,今年Pwn2Own的IE11挑战难度空前,同时奖金少。VUPEN创始人、世界顶级安全研究员Chaouki Bekrar表示,这次的IE11项目难度太大。

  Pwn2Own是全球公认级别最高的黑客大赛,参赛黑客可以选择IE、Chrome、Safari和Firefox浏览器或Adobe Flash、Adobe Reader插件作为攻击目标,其中Chrome和IE是挑战难度最高、奖金最丰厚的两款产品。

  东半球最强白帽军团360实至名归

  据MJ0011介绍,360Vulcan Team是360安全卫士的攻防研究团队,日常工作主要是通过在漏洞研究领域的经验,设计和提供更有效的安全解决方案。2014年360安全卫士推出的“XP盾甲”漏洞防御产品,其核心技术就是由360Vulcan Team设计开发的。

  从2009至今,360已经68次报告漏洞而获得微软的官方致谢,是全世界协助微软修复漏洞数量最多的安全软件厂商。360也因此成为微软Windows 10在中国免费升级的唯一安全合作伙伴。此次360Vulcan Team找到的漏洞已一并提交给微软进行修复。

  这应该能代表目前国际顶尖黑客水平的技术情况。谢谢!

  (资料源自北京晨报)

  不知道你知道 一个当年依靠一段代码就可以随意出入所有个人计算机和服务器的“赛博空间之神”袁仁广 的故事么

  ------正文分割线-----

  文| @史中 浅黑科技

  一个真正的黑客,内心绝不平静。

  如果你见到袁哥,几乎会怀疑上述判断。你很难把眼前这个和善,甚至有些木讷的大叔和那个当年依靠一段代码就可以随意出入所有个人计算机和服务器的“赛博空间之神”联系起来。

  但请相信我,一旦走进他的精神世界,你会看到惊涛骇浪。

  相比文字和语言,袁哥更习惯用数字和代码抒情。一个沉默的人不断向世界索要答案,屡次掀翻了人们对赛博空间的根本认识。

  现实就是这么惊悚,我们爱这样的剧情。

  

  【袁哥 袁仁广】

  迷恋数学的人,身上都有一种冷峻的气息。当袁哥还是小袁哥的时候,确切地说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每天捧着数学理论的书籍,站在呼啸而过的时间里。

  我生在农村,家里条件并不好,所以我只能在小学图书馆或镇上的新华书店看我喜欢的书。幸好我关心的数学方面的书籍,销量都不是太好。一毛钱、两毛钱就可以买一本。但即使是这样,我也很难买得起,只挑最喜欢的、最厚的同时也是最便宜的那一本买回家。

  到了中学的时候,袁哥已经开始看研究生的群论内容,《布尔代数》《对称恒等式》,你可以脑补同学们看他端着这些书时候的眼神。

  买这些书,是需要代价的。

  初中的时候,一支圆珠笔都是很好的文具了。有一次我和家里要了几毛钱想去买一支圆珠笔。但是正好我考试成绩很好,得到了学校奖励恰恰是一支圆珠笔。我告诉父母这就是我用钱买的笔,把省下来的钱买了一本书。

  这次事件,以哥哥“告密”,袁哥被父亲暴打结尾。那个年代,精神的脱贫走到了物质脱贫的前面。袁哥虽因一本书挨打,显然运气还不算太坏。

  对数学和逻辑的偏执,让他得以用独特的视角和世界相处。

  我有个同学的哥哥喜欢下象棋,所以我对象棋残局很有兴趣。下残局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原则,那就是不能按照大多数人的思维考虑,而是要考虑所有逻辑上的可能性。比如在平时,你不会轻易拿车给别人吃,但是在残局里,你要考虑整个空间,其实每一步都可以抽象成布尔代数逻辑的一个步骤,用数学方法可以很好地解决这样的谜题。

  除了是残局高手以外,少年袁哥还是扑克牌谜题高手,脑筋急转弯高手。也许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严密的逻辑更性感的事物了。

  

  【时任山东大学校长,数学家潘承洞】

  因为仰慕山东大学校长、数学大师潘承洞的名望,严重偏科的袁哥依靠数学和物理两门几乎满分的成绩有惊无险地考入了山东大学数学系。不过,到了大学的袁哥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几乎所有的课程他都在高中阶段完成了自学。坐在课堂上发呆睡觉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我不想上大课,我喜欢自学,因为自学学得更快,也更深。”他的理由简单明了。袁哥在物色一个让他着迷的新世界,计算机就这样正式走进了他的生命。

  1993-1997年是袁哥的大学时代,当时的赛博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连接成浩瀚的海洋。计算机病毒往往通过软盘从一台计算机传播到另一台计算机。袁哥回忆,当时就是想“搞明白病毒这块儿”。一旦袁哥想搞明白某件事情,那就是真的要搞、明、白。你懂的。

  由于病毒的特殊属性,往往它们都藉由计算机底层逻辑传播。“追随”病毒的袁哥,也来到了赛博空间的底层。《汇编语言》《计算机原理》《操作系统原理》《磁盘控制器原理》,一节课都不去上的袁哥整日泡在图书馆里看这些书。

  学校里上机是要钱的,所以我不能总是待在机房。我在机房里用 debug 反汇编操作系统 BIOS 代码,遇到需要仔细研究的代码,我就用学校发的作业本手抄下来。有些代码翻译成高级代码没有几行,但因为我抄的都是底层的汇编代码,量非常大。后来我发现发的作业本都被我抄满了。

  对于他来说,大学四年获得的最强技能,就是掌握了和计算机灵魂沟通的能力——二进制语言。对于计算机来说,二进制代码就像每个人用来思考的“乡音”,没有任何一种语言比二进制语言更能直指“机器之心”。如今的袁哥在看二进制代码的时候,可以自动脑补出高级语言的源代码,能够像这样以计算机的世界观思考的人,全世界并不多。他就像一个“风语者”,口中的一段抒情诗在普通人眼中却像一阵风。

  计算机的底层原理很枯燥,但如果感兴趣的话,你发现掌握这个原理能够理解和控制计算机的基本运行,这很舒服。如果你的计算机原理底子好,稍微加一些投入,基本都能成为大牛。

  袁哥斩钉截铁。

  大学时代的袁哥不仅把各种编程语言烂熟于心,还从病毒身上见识了对这些语言最为诡谲精巧的运用。袁哥回忆道:

  例如当时著名的幽灵病毒,可以自动变形,这就突破了依靠病毒特征码查杀的规则;

  例如 DIR 病毒,可以彻底绕过防毒卡的机制,创造出一个新的感染方式。

  对袁哥来说,跳出这个赛博世界的所有禁锢,是他内心不灭的江流。除了攻破学校机房的防毒卡导致病毒肆虐以外,破解当时叼炸天的杀毒软件“KV300”也是他的行动之一。

  

  【上世纪末最流行的杀毒软件(没有之一):KV 300 杀毒软盘】

  当时我在研究一个CPU运行的特别机制:DMA。一些信息由 CPU 直接传输,可能要等待很长时间,所以可以由 DMA 控制器直接控制内存实现辅助传输,为 CPU 分担一些工作。我发现这个机制是可以被利用的,因为每当 DMA 传输完成之后,会产生一个中断,如果在这个时候进行拦截,就可以解析出它对磁盘的操作内容。用这种方法循环往复,就可以把整个杀毒软盘的信息读出来,完全绕过了它的加密技术。

  当时其他人做的破解盘,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江民公司封杀,但是我的破解盘,只要更新病毒库,就可以一直正常使用。

  对于当年的“作品”,袁哥还是很满意的。以至于当他因为英语没过四级而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的时候,他甚至想到,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去卖盗版盘算了。“人家正版卖260、360,我只要十分之一的价格,26、36,应该生意不错。”

  上天没有给袁哥成为“盗版贩子”的机会,他还是在海信谋得了一份单片开发的职位。

  熟悉另一位黑客启蒙者张迅迪的人都知道,因为供职的酒店最早接入宽带,他才走上安全研究道路,创立了黑客界的黄埔军校“安全焦点”。和张迅迪类似,袁哥接触互联网,是因为1997年海信就申请了网络专线,这使得袁哥可以在工作之余研究新的课题。这次,他想搞一下网络协议。你应该了解,按照袁哥的剧本,但凡被他“搞”,就一定被搞到外焦里嫩死去活来。

  我学习网络协议的时候,就一边看书记忆,一边反汇编成二进制代码对照看。这就像学英语,一边背单词,一边做对话才能记得牢。

  这个因为没考过英语四级而没毕业的黑客居然很有幽默感地拿英语举例子。

  现实世界有无数种逻辑,而每一种逻辑,只要它存在,哪怕多么离奇,多么难以想象,可能都是改变世界的武器。袁哥抓住了一扇看起来怪异的逻辑之门。

  在 Windows 9X 中,很流行网络共享文档。我研究共享协议代码的时候发现,服务端对客户端进行密码验证的时候,密码长度校验是以客户端发来的信息为准。这件事情看上去非常奇怪。因为经验告诉我们,密码有多长,一定是要以服务器上存储的密码为准的。我马上写了验证代码,从客户端发送信息,告诉服务器只验证一个字节,服务器果然就只验证一个字节。而一个字节只有256种可能,非常好破解了。

  袁哥黑进了同事和领导的电脑,一边看着他们的工资条,一边慨叹世界的神奇,一边立志要做一个网络安全专家。

  

  【windows 98 界面(谨供怀旧)】

  这是他发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漏洞。从此之后,袁哥一发不可收拾。

  他发现了名噪一时的 Windows 共享密码验证漏洞,可以随意访问共享文件;他参与创建国内老牌安全公司绿盟,研究出很多高危 IIS 服务器漏洞,可以随意访问任何 IIS 网站服务器;他研究每个个人电脑都使用的 RPC 协议,发现了很多严重的 RPC 服务缓冲区漏洞,可以直接突破所有 Windows 计算机的权限,实现远程入侵。

  21世纪初,在迅速普及的互联网大潮中,很多技术爱好者登陆黑客论坛时,袁哥已经成为了黑客界的一盏精神灯塔。

  一开始,袁哥积极地把发现的漏洞提交给微软,但彼时的微软并不是如今那个愿意为漏洞买单的微软,对方不置可否的态度让袁哥逐渐丧失了提交的热情,以至于2001年当袁哥发现了可以用来攻击任何一台电脑的 RPC 服务的致命漏洞时,他选择了沉默。直到两年之后,美国18岁少年杰弗里通过同样的技术制造出冲击波蠕虫病毒,席卷半个世界。

  虽然在2000年之前,微软对于白帽子的态度一直是冷漠的,但这并不妨碍袁哥对网络安全的探索。袁哥觉得,这是他人生最“高产”的时候。每天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都在想代码。他在考虑的最核心的命题是——能否用一个通用的安全模型来辅助甚至代替自己挖掘漏洞。

  想要理解袁哥的工具,需要先了解漏洞的本质。

  计算机的本质是程序处理。根据输入的数据不同,一串代码会在计算机内部打开无数不同的门,最终成为一个结果。而当输入的信息符合一定的特殊条件,它就会在计算机内部找到一扇奇特的门并且试图打开它。这时,赛博世界就会遭遇崩溃,一个漏洞就此产生。

  也就是说,找到这个特定的代码,就找到了可以击溃系统的漏洞。所以漏洞挖掘有两个主要方向:

  1、模糊测试。模糊测试是黑盒测试的一种,通过随机给系统一些数据,观察系统是否有异常反应。然而,一个系统是如此庞大,输入的信息又有无数种可能,这个可能性空间之广袤是指数级的。所以如果盲目测试,即使到宇宙毁灭,甚至都不能测试所有可能性的亿亿分之一。

  2、白盒测试。通过研究系统的源代码或二进制代码,发现其中的逻辑漏洞和潜在问题。这种方法同样存在问题,那就是对于一个复杂程序来说,代码量之巨大已经超越了人的阅读能力。而且一个程序中有很多是描绘界面内容的代码,这不是漏洞挖掘者关心的,而在阅读之前,你是无法把这些无用的代码剔除出来的。

  【软件运行的逻辑树示意图】

  袁哥的工具结合了模糊测试和白盒测试,他称之为“数据流”的测试方法。

  根据研究员的兴趣点,构造有针对性的数据,让系统进行处理。在处理的过程中,可以通过断点在调试器里查看程序运行的状态,而通过调试器里停留的代码,可以反向推测出是哪段代码在处理这段数据。用这种方法,不用通过大量的代码审计,就可以直接定位到关键的一段代码,对这段代码进行反汇编,就可以读懂它的“心思”。根据这段代码,可以推测出它的所有逻辑分支,从而根据这些全量的分支有针对性地重新构建新的数据,进行进一步的有针对性的尝试。

  听上去似乎并不困难,然而这个系统的最难之处还未到来。

  虽然你能看懂这段代码,但是你需要用数学的方法把这段代码的内容抽象出来,才能推演出它的所有逻辑分支,有些人类很好理解的逻辑,想要用程序自动化求解,就需要很复杂的逻辑描述。而且针对每一个细小的逻辑点,其后都可能跟随着极多的路径层级,在这种情况下同样有无数的可能性存在,这就涉及到约束求解的数学问题。

  袁哥说。

  正如盗梦空间中所展现的那样,袁哥对于数字和世界逻辑的深刻见解,在赛博世界最深处的 Limbo,在只有几个字节的腾挪空间里,给了他洞悉真相的判断。

  

  2008年左右,微软难以抵挡无数漏洞的侵袭,开始逐步推出漏洞利用缓解措施。这类机制并不会减少漏洞出现,而是让漏洞的利用变得非常困难。它们就像一堵堵墙,你明知道漏洞就在对面,但是你却无法接近。包括 DEP、ASLR、emet,包括后来推出的 cfi 都是有效的漏洞利用缓解措施。

  袁哥站在墙后面,准备“搞”一下。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像极了近十年前的一段记忆。

  1997年的时候,宏病毒正在流行,这是一种利用脚本代码执行来搞破坏的病毒。由于病毒只能依靠文字属性的脚本进行攻击,所以包括金山在内的很多研究机构觉得这类病毒的破坏力非常有限,甚至说它“只能用来恶作剧”。

  但袁哥不这么认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宏代码虽然是解释执行,但解释执行也是执行,和机器码没有本质区别。”他写了几篇文章,证明了把二进制病毒代码编译成了纯文本格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一个攻击程序可以看上去完全是字母和数字的样子。这大概相当于把一把沙土通过改变原子的排列结构而转化成了金子,让人叹为观止。

  时光又回到2008年,袁哥突然发现,自己在十年前提出的世界观有可能从更高的维度绕过所有的漏洞缓解措施。那就是,用脚本(文字)代码编写攻击程序,通过某种精巧的设计,攻击过程中根本不会触发微软用以防护的 DEP 芯片。

  然而,把一串攻击代码变成纯文本说起来简单,实现起来却非常繁杂。

  两三个月的时间,袁哥做了如下N件事:

  通读了 JavaScript 和 VBScript 的详细原理,补齐了代码编译的短板;找到了 IE 上的攻击漏洞;尝试了无数攻击路径,配置了很多漏洞的攻击组合;完成攻击代码的编写和调试。

  这个攻击方法,通杀从早期的 IE 3 到彼时刚推出的 IE 9 之间的所有版本。甚至两年后 IE 10 推出的时候,在不改动一个代码的情况下, 仍然可以完成攻击。这就是袁哥最引以为傲的技术:DVE(数据虚拟执行技术 ),他本人称之为“上帝之手”。

  这就像在另一个更高维的空间里做出动作,所有人都无法看到动作的过程,只能承受动作的结果。

  他解释说。

  代码,在袁哥眼里只是一种工具。站在“上帝位置”的人,甚至可以用一首诗,一首每个单词都有意义的诗来击溃一个系统。所谓“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不过如此。

  然而,这个游走在赛博空间的上帝终究还是触碰了人类的商业困境。2010年,微软想要用35万美金收购“上帝之手”——DVE 技术,但是这个技术在袁哥心中,远远超过这个价值。这个生意并没有成功,直到三年后,袁哥的好友,大名鼎鼎的黑客教主 TK 独立向微软提交了一套对抗技术,获得了那著名的十万美金。由于其中涉及到的技术和 DVE 技术有交集,微软才在某种程度上封堵了 DVE 攻击的一部分。

  2014年,袁哥选择在互联网上公布 DVE 的技术细节,曾经的上帝降落凡尘。

  

  【湛卢剑(一称湛泸)】

  湛泸

  袁哥在期待自己的下一个 DVE。

  为此,这位改写了互联网安全历史的黑客宗师加盟腾讯,建立了全新的实验室,名曰“湛泸”。

  袁哥告诉 @史中:“湛泸,是春秋时代名匠欧冶子所铸名剑。‘仁义之剑,大巧若拙’是世人对湛泸的评价。”这也是已过不惑之年的袁哥的某种内心写照。他需要一把剑,一把能再次穿透云霄的剑。

  对于袁哥来说,虽然自己的灵感和成绩无法被复制,但是他意识到,自己比以往更需要一个团队的配合。

  现在的漏洞挖掘和利用已经到了比较高级的阶段,如果没有团队和一整套技术力量支持,有些东西靠一个人的力量是做不到的。

  他说。

  至于加入腾讯的原因,袁哥给出了简单的理由:“TK、吴石都在,我了解他们,对他们的为人都很认同。安全这个行业就是人聚人。”

  2016年3月,湛泸实验室成立。袁哥站在赛博世界的边疆,等待新的战友。

  那个让他成为上帝的瞬间,终会归来。

  史中:腾讯科恩实验室吴石,站在 0 和 1 之间的人史中:黑客蒸米:一个大V的生活意见

  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史中,是一个倾心故事的科技记者。我的日常是和各路大神聊天。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关注微博:@史中方枪枪,或者搜索微信:shizhongst。

  不想走丢的话,你也可以关注我的自媒体公众号“浅黑科技”。

  首先和大家纠正下,黑客也有好坏之分,黑客有分黑帽和白帽两种,黑帽自然就是只干坏事,不干好事的那种。白帽就是做对大家有贡献的,最少也不会破坏别人报复社会的那种。像前段时间的比特币勒索病毒,就是黑帽的黑客搞出来的。

  下面为大家介绍下世界十大黑客指的是世界上比较顶尖的电脑高手,他们的事迹和分类。

  第一位 凯文·米特尼克(Kevin Mitnick)被称为世界上“头号电脑黑客”

  凯文·米特尼克(Kevin David Mitnick),1963年8月6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第一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通缉的黑客。有评论称他为世界上“头号电脑黑客”,其传奇的黑客经历足以令全世界为之震惊。现职业是网络安全咨询师,出版过《反欺骗的艺术》、《反入侵的艺术》、《线上幽灵:世界头号黑客米特尼克自传》。

  他是第一个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悬赏捉拿”海报上露面的黑客。15岁的米特尼克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

  第二位 丹尼斯·利奇Dennis M Ritchie “C语言之父”

  丹尼斯·里奇,C语言之父,UNIX之父。曾担任朗讯科技公司贝尔实验室下属的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系统软件研究部的主任一职。1978年与布莱恩·科尔尼干(Brian W. Kernighan)一起出版了名著《C程序设计语言(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现在此书已翻译成多种语言,成为C语言方面最权威的教材之一。2011年10月12日(北京时间为10月13日),丹尼斯·里奇去世,享年70岁。

  第三位 林纳斯·本纳第克特·托瓦兹 “Linux之父”

  林纳斯·本纳第克特·托瓦兹(Linus Benedict Torvalds, 1969年~ ),著名的电脑程序员、黑客。Linux内核的发明人及该计划的合作者。托瓦兹利用个人时间及器材创造出了这套当今全球最流行的操作系统(作业系统)内核之一。现受聘于开放源代码开发实验室(OSDL:Open Source Development Labs, Inc),全力开发Linux内核。

  第四位 斯蒂夫·盖瑞·沃兹尼亚克 “苹果创始人”

  斯蒂夫·盖瑞·沃兹尼亚克(Stephen Gary Wozniak),美国电脑工程师,曾与史蒂夫·乔布斯合伙创立苹果电脑(今之苹果公司)。

  第五位 肯·汤普森 Ken Thompson “UNIX之父”

  汤普森获得贝尔实验室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工作组的创造力的推进剂。里奇和汤普森在1969年创造了UNIX,UNIX是小型机上的一个一流的开放操作系统,它能帮助用户完成普通计算、文字处理、联网,很快成为一个标准的语言。

  第六位 理查德·马修·斯托曼 “自由软件基金会创始人”

  理查德·马修·斯托曼(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RMS,生于1953年),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GNU计划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创立者、著名黑客。他的主要成就包括Emacs及后来的GNU Emacs,GNU C 编译器及GNU 调试器。 他所写作的GNU通用公共许可证(GNU GPL)是世上最广为采用的自由软件许可证,为copyleft观念开拓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第八位 埃里克·史蒂文·雷蒙德 “INTERCAL语言之父”

  埃里克·史蒂文·雷蒙德,著名的计算机程序员,开源软件运动的旗手。他是INTERCAL编程语言的主要创作者之一,曾经为EMACS编辑器作出贡献。雷蒙德还是著名的Fetchmail程序的作者。他还编写了一个最初用于Linux内核设置的设置程序。

  第九位 卡普尔 “杀手级应用软件创始人”

  推出个人电脑“杀手级应用”软件Lotus1-2-3,1985年,Lotus员工已达千人,是最大的独立软件公司。

  第十位 莫里斯 “蠕虫病毒之王”

  编写的“蠕虫”程序输入计算机。这个程序能够自我复制,并通过网络自动传播到其他计算机中。短短几个小时后,庞大的计算机网络中就填满了“蠕虫”,造成的经济损失预计超过1000万美元。

  终于有可以展现自己真正实力的时候了~!

  虽然我们并不能被称作世界上最顶尖的黑客吧,但是我们在为国家网络安全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公司核心团队由来自清华大学的硕士、博士,以及国际顶尖安全战队 Tea Deliverers 的队员组成。他们具备深厚的安全研究与实战的能力,在安全领域发表过许多重要研究成果。团队成员曾在HITCON国际赛,GeekPWN的等国际赛中屡次摘夺桂冠;并多次举办国际CTF赛事,作为比赛出题组承担主要策划工作和技术支持,高质量的题目与专业水平得到了CTF爱好者的广泛认可。

  

  一群热爱信息安全的伙伴,因为网络安全聚集在一起,这便组成了星阑。我们专注于渗透测试、逆向工程、IoT硬件安全、协议分析与安全、二进制漏洞挖掘利用等安全技术的研究。公司成员活跃在各大的漏洞平台,也常常受邀参加各大安全论坛做技术分享。

  我司帅气领导激情演讲

  顺便感受一下直男黑客同事的日常:

  

  要不就是:

  

  然后群里一片叫好。

  嗯,反正咱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还是总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或许这就是大佬吧,orz)

  可能还有:

  

  好!很好!

  我始终对师傅们保持敬佩!

  就像星阑的伙伴们对安全行业永远充满激情~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