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好看的黑客小说(求黑客帮盗qq号)

黑客信息网

  楼主你好号被盗只能自己去申诉,没有所谓的黑,有骗子。

  这个办法你可以试一下 ,次就申诉成功了

  1:你先把要申诉的QQ去提交一个申诉,之后腾讯会发个回执编码给你

  2:你用另外一个QQ,最好是会员,去腾讯的人工客服去投诉,这个投诉流程你去,腾讯的首页,拉到最下面,有个“客服中心”的,你点进去,这个很简单,你进去就知道,我就不详细的说了

  3:要注意几点的是:要提供下以前用过的QQ密码,如果能记得一个密保问题就更好了,资料

  提供的越详细越好,然后把申诉的时候发给你的回执编号给客服就好

  PS:因为你手动提交的申诉表是机器审核的,客服中心是人工受理的,机器死板,客服比较重视,这就是为什么要用QQ会员的原因了(当然,没会员也可以,只是受理时间比较慢)

  以上回答全部原创,也是亲身经历,如果有不懂的地方请直接追问,或者HI我

  希望可以帮到你,最后祝你申诉成功

  别天真了,能指定盗QQ的人能有几个呢 能有那个能耐的人,轻轻松松他一个月薪水上万,你重谢,就是谢谢了事?我觉得很多人小孩子都很天真,老是问这种天真的问题,无意义的,这些问题我回答了几十个了。

  《社会工程:安全体系中的人性漏洞》

  《黑客攻防技术宝典》

  《Android应用安全防护和逆向分析》

  《逆向工程核心原理》

  《Metasploit渗透测试魔鬼训练营》

  《鸟哥linux的私房菜》

  《Linux二进制分析》

  《网络空间安全实战基础》

  《Python绝技:运用Python成为顶级黑客》

  《C++ Primer Plus》

  《白帽子讲web安全》

  《web前端黑客技术解密》

  带劲得很~

  现实最为精彩,最好看

  看看这本书的目录,计算机系的学生,有没有感到一丝丝熟悉?相信每一个学习过C语言的人,都领教过死循环的威力,哈哈哈!这本书的所有标题都跟计算机相关,书中的主角也是计算机领域的。

  主角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创业,公司成绩半死不活的,小伙伴们时常想要散伙,以下是散伙日常:

  赵架构拍打床板:“十分钟前,我还在为Eagle开出的六十万年薪心动……!”

  王安全抚摸枕头:“我也在为Lions开出的七十万年薪暗自窃喜。”

  赵架构的中文在愤怒下显得更加熟练:“你凭什么比我多十万?”

  王安全:“因为Python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那Java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把枕头一扔,就地厮打起来了。

  终于在快要散伙的时候,男主学生时代仰慕的大牛,要投资该半死不活的创业公司。之前大牛投资了Lions公司,一下子就投了三千万!男主开开心心去见大牛,感觉三千万马上就要到手,结果大牛给的方案是:个人名义出资20万,购买你们公司的部分股权!

  看起来挺正常的创业小说,跟修仙有什么关系呢?看第二章的内容提要,“看眼科还是看精神科”这个内容提要就很神,这C语言修仙就开始安排上了!

  需要避雷的一点是,这是一部耽美小说,不喜的误入!

  

  C语言修仙

  女主十岁,智商超过170,在别的小孩儿还在为加减乘除绞尽脑汁的时候,女主已经开始研究贝叶斯网络、深度学习、不可约特征标维数、辛几何拓扑与非线性分析、先验主义与超验主义、量子蒙特卡洛、黎曼流形……等等。

  其实,我很怀疑这些小说作者是那些想要逃避学业的研究生们,据说研究生们在研究生阶段为了对抗枯燥的生活,纷纷学会了摸骨测字,看风水,写小说,绘画等其他技能。我实在是不相信其他专业的小说作者,为了写好此类小说能够这么拼。

  看目录,就问你怕不怕,反正我看到k-means算法,还是虎躯一震的!我从来都不知道k-means聚类算法竟然还可以这样解读。(具体关于k-means算法,可以自行百度,还是能理解的)

  人生呢,就像一种K-means聚类算法。我们一开始都随机选择了参考点,不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后来收集到的数据发生变化,我们的参考点也开始更新了。我们处在不同的参考点上,观测相同的事物,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结论。人都是在不断成长、不断调整参考点的……就像你在这堂课之前觉得男生打架没什么,这堂课之后,你动手前,可能也会想一想了。

  《天才女友》

  《天才基本法》的名气应该比前两本都能打。作者文笔也很好,这本书里一共有三个天才,女主的男朋友,女主的爸爸,女主,前两个人真的是天赋使然,只有女主是后天勤奋的。当然女主还是女主!

  普通人可以从女主的奋斗历程中,有一点点启发,感悟就很好!

  “一以贯之的努力,不得懈怠的人生”!这句话应该是概括了这本书的精髓。

  各种APT报告,

  还有各种群里面传的护网相关的红蓝队骚操作

  这些东西比小说精彩多了,而且都是真的

  因先天缺陷造成的死婴数量逐月攀升,21 岁的非法代孕女工刚分娩不久就被杀害,这一切都远超警方的认知范围。

  是什么样的暗网组织敢拿人命当儿戏,为什么要对脆弱的婴儿和母亲痛下杀手?

  当技术成为罪恶的帮凶,高智商成为伪装的工具,人性开始逐渐扭曲。冰冷的代码背后,隐藏着天衣无缝的罪恶……

  僵死在手术台上的婴儿照片,在大屏幕上逐一闪过。

  港城公安局会议室里,气氛阴郁。

  从照片上来看,婴儿的眼睛尚未睁开,脐带未及脱落,应该是在出生后不久就夭折了。

  秦关眉头紧锁,视线转移到桌上的话筒底座。

  「秦关,你怎么看?」

  问话的是坐在上首位置的侯俊磊局长。

  秦关觉得局长没问坐在他旁边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闫亚文,而是先问主管技侦的自己,大抵因为他脸上沉重的表情被当成了对案件进行深入思考。

  秦关把脸转向侯俊磊,收敛余光,尽量回避屏幕上的照片。

  「这个事情,我们针对港省以及周边省市的所有公立医院,还有超过半数的私立医院,调查了两周,调取了近三年数据。

  结果发现先天缺陷造成的死婴率的确在逐月攀升,特别是港城,成了『重灾区』,占了全部死婴率三成以上,跟港城出生婴儿在所调查地区的占比严重不符。

  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什么非自然的原因导致了这一现象。」

  秦关的话里始终未提「案件」二字,而是用「事情」来指代死婴率飙升的情况。他扫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各大医院的代表,大部分是院长头衔,听秦关这么一说,他们眼里的期望顿时化作失望。

  秦关知道,他要被骂了。他深知这件事跟一个代孕女工的离奇死亡不无关联,也深知背后更加可怖的源头,但现在不是挑明一切的时候。

  果然,局长用极为严苛的语气说道:「这些刚才都已经提过了,你具体说一下到底是什么『非自然原因』。」

  秦关咬了咬牙,看了看局长写满责备的脸,继续说着。

  「我们联系了省疾控中心等相关部门的专家,给出的报告里显示,近期港省在环境、放射和公共卫生方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变化,那也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食品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我们也联系过了,特别针对孕期营养保健食品,所有品类逐一排查检验,也没有发现问题。

  所以,我说的『非自然原因』,嗯……」

  「你说的这些我们早都预料到了。」

  港城医科大学的王院长颇为不耐烦地打断了秦观。

  「如果公共环境或者食品安全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影响的肯定不是刚出生的婴儿,而是港省所有人。

  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我们几乎每个医院都发现了大量的有先天性问题的婴儿。这已经足够引起你们警方的重视了。

  特别是先天性的重症联合免疫缺陷,发病率提升了 20 倍,20 倍啊!冒昧地说一句,你刚才提到的疾控中心的报告对我们这些医疗机构的人来说,价值有限,我们更关心的是警方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能做哪些事情。」

  面对这种毫不客气的质问,秦关铁青着脸。

  「我可以说明一下刑侦这边的情况。」坐在秦关一旁的闫亚文见状,赶紧解围。

  「接到港省医院的联名报案后,市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这种尚未明确认定为刑事犯罪就成立专案组的情况,还是首例。

  这些天,我们已经安排警力调查死婴案涉及的相关家属,不巧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拒绝我们的调查。」

  闫亚文看着对面坐着的人歪了歪头。

  「大家都知道的,家属遇到这种事,情绪都很激动,我们的同志也不好开展工作。

  对了,我这边有个事情还得咨询一下在座各位,这种先天有缺陷的婴儿,难道在孕期检查时没办法事先诊断出来么?」

  王院长轻蔑地哼了一下。

  「一般的孕期检查没办法检测到先天性的免疫障碍,原发性的免疫缺陷成病原因很多,DNA 排畸检查,也只能覆盖 70% 的先天畸形。所以从医院的角度来看,只能通过胎检来降低风险,并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我们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也不该承担这个责任。

  上次给你的资料里应该提到了这方面的知识,你们难道没有看吗?」

  闫亚文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让对方误以为自己在推卸责任,忙解释道:「王院长,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把责任归到医院,而是想对齐一下我们各方的信息。之前的资料我反反复复都看过了,但毕竟我们警察不是学医出身,有些地方还需要各位帮忙指点……」

  坐在侯俊磊局长左手边的省厅的曹副厅长咳嗽了两声,压压手示意闫亚文停下来,「今天的会议,不是专案组在开案情分析会,而是警方向医疗系统同步工作进展,同时也是了解一下省城各大医院的最新情况。具体怎么调查,如何调查,这是港城公安局的事情,没必要针对细节展开说,大家要的是结果,不是毫无进展的过程!」

  一旁的侯局长听副厅长这么说,身子从座位上挺直,看着在座的各大医院代表说道:「曹厅说的这些,真的是一字一句都像刀砍斧劈一样砸到我侯俊磊的脑瓜上。针对这样涉及到人民人身安全,特别是受害群体还这么特殊的案件,我们推进的速度确实慢了。这样吧,老秦和老闫,」侯局长盯着两人,「你们说的问题和困难我都清楚,但是!今天!当着我们各大医院的代表的面,也就相当于当着港城人民的面,我们港城公安局承诺,从现在起以三个月为限,一定把案情调查得水落石出!」

  秦关从侯俊磊的眼中读出了潜台词:「如果做不到,你俩就看着办吧。」

  尽管厅长和局长发了飙、许了诺,医院方面仍不买账,屋子里僵持的气氛还是持续到了会议结束。

  送走了厅长和医院代表以后,秦关回到办公室,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会议中播放的照片。

  做了十年警察的秦观又开启了一种新的联想模式,他孩子的孩子,是否也要笼罩在一种新的危险之下,一种还没有察觉到源头的危险。

  女儿秦束今年 25 岁,还是一个锐气风发的女网警,甚至连男朋友都还没有。但是转念再一琢磨,迟早要成为母亲的女儿始终要生活在这个具有危险性的城市里,成家生活,继而生儿育女,单单这么一想,焦虑感就涌上心头。秦观连忙摇摇头,好中断这种顾虑。

  要知道,刚才在会上他之所以逃避那些照片,是因为那些照片让他想起了当年在漳城学院路当派出所所长时遇到的一宗案子,当时一个学龄前的小女孩儿遇害,惨状不亚于这些照片,为此他不得不接送当时还在上小学的女儿上下学,连着几个月。

  作为港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秦关虽然不分管刑侦,但是自从省城医院联合向公安反应新生儿的异常情况后,他就一直如坐针毡。

  一来是但凡棘手的刑事案件都离不开秦关手下的技侦等其他部门的支持,二来是这些案件被确切证明跟一个东西有关,这个东西的名字叫做——

  暗网。

  (暗网是很多人听说过但从没有接触过的神秘领域——各种毒品、暴力、恶癖在这里肆无忌惮地传播。很多国家对暗网接入是有严格的管制,但是对于迫切想要通过暗网满足自己需求的人来说,有千万种办法可以访问这个禁地。)

  更确切地说,是跟暗网上一个臭名昭著的组织有关,这个组织的名字就和它所基于的黑暗土壤一样,听起来就十分神秘:

  Dark Tree。

  那是今年的 1 月 21 日,警方开始调查死婴案的第三周。

  报案人当时说话气息微弱,后来重听录音时才从她急促的呼吸中感觉到她也许刚经受了身体上的折磨。

  警方立即根据这两个字定位港城范围内的五个目标:CBD 的长龙国际影城和长龙购物中心,滨江的长龙水玩乐园和长龙滩口,以及临海的长龙码头。

  可令人意外的是,对这五个地点逐一排查后,警方竟一无所获。

  两天后在距离港城 150 公里远的江口镇,当地派出所接到报案,发现一具女尸。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是一个 21 岁的名叫雷桂琴的女工,曾在长龙码头附近的一家电子装配厂上班,去年 2 月初辞职,之后就宛如人间蒸发一般彻底消失。

  通过对被害者工友的走访,警方确认报警录音中的女声就来自于雷桂琴。而且她当时提到的孩子要被「坏人」带走,也应该确有其事,因为尸检报告里明确的一条:

  死者三天前,也就是是报案的前一天,刚刚完成分娩。

  究竟是谁带走了她的孩子?究竟是谁让她消失了接近一年的时间?究竟又是谁向这个刚生完孩子的虚弱的女人下此毒手?

  这本是刑侦大队要干的事情,却因为死者在去年失踪前留在职工宿舍的一部手机,让秦关不得不重视起这个案件——那手机里有一个特殊的聊天 APP,名叫 Darkgram,是暗网 Dark Tree 研发的即时通信软件。

  Dark Tree 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靠着暗网难以追踪的特性,经营各种违法业务——包括违法交易、洗钱甚至暗杀。而且,这个组织的发起者应该是个华人,因为 Dark Tree 的前身是暗网上一个访问量很大的华语论坛。

  在 Darkgram 里,雷桂琴曾和一个用户名为「鬼水」的人交流,聊天记录里涉及的信息不多,很多内容被删除,但是却能大概得出两个结论:

  一是雷桂琴那时正准备通过代孕赚一笔快钱;二是这个叫做「鬼水」的人一定在为 Dark Tree 工作,因为「鬼水」曾跟雷桂琴说过一句「你要是敢说出去,Dark Hunter 不会放过你的」。这个 Dark Hunter 不是具体的某一个人,而是 Dark Tree 下的专门经营买凶杀人等犯罪活动的核心组织。

  警方还调查到,雷桂琴的室友曾看到过她不止一次用这个软件和人聊天,在被问及那是什么软件时,雷桂琴都避而不答。室友也提及雷桂琴除了一个在临省打工的哥哥,再无其他亲人,而且哥哥也几乎不和她联系。办案人员由此推断出,「鬼水」背后的 Dark Tree 一定对代孕者进行了筛选,找出社会关系单一的女性来作为合作对象。

  事情到这里看起来只是一起孤案,但是因为随后发生的另一起案件,代孕者的死、暗网,以及之前医院上报的死婴事件,联系到了一起。

  三天后,在港城艺术园的一处废旧园区,警方发现五具婴儿尸体,通过对脐带血做 DNA 鉴定,认定其中一对双胞胎的母亲就是之前被害的雷桂琴。

  在尸检中,法医发现这对双胞胎有先天性的小眼球加白内障,另外三个婴儿生前则因为先天性的免疫缺陷发生大面积感染。

  专案组成员把艺术园遗弃的死婴情况跟之前医院上报的案例进行对比,毫无疑问地确立了之间的关联。眼看搅扰港整个专案组神经一年多的案件好像终于被撕开了口子,但事与愿违的是,直到今日,调查也没有取得实际进展。

  「鬼水」作为案件最重要的嫌疑人,在之后无数的案情分析会上,总是被第一个以匿名头像的方式贴在白板上,但是谁也不能把那张纯黑的匿名头像替换成一张真实的人脸。当然,也包括他背后的 Dark Tree,它如同一朵阴云一样罩在秦关头顶,也罩在整个港省上空。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不待秦关说出「请进」二字,门就开了。

  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闫亚文走了进来,问道:「老秦,你怎么在这儿待着?刚才侯局想找你也没找到。」

  秦关叹一口气,半闭着眼跟闫亚文说:「找我干什么?这不刚兴师问罪过了么?」

  闫亚文苦笑道:「老秦,你这还看不出来么?侯局那是演给那帮人看的呃,我们的情况他清楚的很,但是调查需要保密,我们只能把苦水往自己肚子里咽。还有,那个王院长之所以那么咄咄逼人,因为他背后的压力来自于整个港省的医疗系统。你知道么?如果按照现在的活产新生儿死亡率,他们的医院评级都过不了。」

  「他着急,我更着急!三个月,三个月要揪出来 Dark Tree!再看看我们我过去这段时间的进展,哎……对了,刚才开会没顾得上问你,你那里查的怎么样了?」

  「按你的指点,港城潜藏的几家非法代孕机构都被我们捋过了,毫无进展。」闫亚文无奈地耸耸肩,「你知道现在港城什么人最感谢我们吗?」

  「什么人?」

  「清洁工!之前那些满大街像狗皮膏药的代孕广告都没了,看来全港省的老百姓都知道警察在盯着这块儿。前些日子抓了两个组织非法代孕的审了一下,人家也说了,自己是出来是挣钱的,不是要人命的。」

  秦关下巴往下沉了沉,表示认同。

  闫亚文的问题秦关思考过很多次,每次都会钻进死胡同,他从椅子上直起身子,用了三个在他内心中层层递进的形容词来描述 Dark Tree 的所作所为:

  「疯子!变态!不!是恐怖!」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我的工作QQ号丢了,急的不得了,没有安全设置,坏人在上线,有没有拿号高手啊,帮我找回来,我现金酬谢,不娱乐,不开玩笑!方便就私聊啊。麻烦了各位了!

  我的工作QQ号丢了,急的不得了,没有安全设置,坏人在上线,有没有拿号高手啊,帮我找回来,我现金酬谢,不娱乐,不开玩笑!方便就私聊啊。麻烦了各位了!

  我的工作QQ号丢了,急的不得了,没有安全设置,坏人在上线,有没有拿号高手啊,帮我找回来,我现金酬谢,不娱乐,不开玩笑!方便就私聊啊。麻烦了各位了!

  我的工作QQ号丢了,急的不得了,没有安全设置,坏人在上线,有没有拿号高手啊,帮我找回来,我现金酬谢,不娱乐,不开玩笑!方便就私聊啊。麻烦了各位了!

  我的工作QQ号丢了,急的不得了,没有安全设置,坏人在上线,有没有拿号高手啊,帮我找回来,我现金酬谢,不娱乐,不开玩笑!方便就私聊啊。麻烦了各位了

  有没有人在啊

  前不久@我找扣 → 306-7797740 帮忙找回,还不错而且他的活儿也很棒。很快就给我搞定!

  前不久@我找扣 → 306-7797740 帮忙找回,还不错而且他的活儿也很棒。很快就给我搞定!

  他会哦,我前几天刚刚请他帮忙找回过的,很给力的,你扣 290-6664934 找到了请吃饭哦(*^__^*) 嘻嘻…

  他会哦,我前几天刚刚请他帮忙找回过的,很给力的,你扣 290-6664934 找到了请吃饭哦(*^__^*) 嘻嘻…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